毅行
来源:新华热电 编辑:张唤琳
时间:2017-07-26 17:25:53

    一个背包,一双脚;一颗初心,一条路。7月15日,我跟随42名远征军深入银川·腾格里,徒步毅行64公里,不为征服,只为超越!

    以前,从未想过会徒步穿越沙漠,直到我看见宣传片里的一句话:把腿走痛,把心走通。当我怀着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豪情,想象着“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”的美景,加上挑战自我的兴奋,背着大大的驼袋,全副武装踏上征途时,才发现漫漫黄沙,炎炎烈日的另一番沙漠景象。

    第一天,小试牛刀,领队给大家设定了12公里。我抑制不住兴奋,扛着队旗走在最前面,看着顽强坚韧的植物,欣赏着蜿蜒美丽的沙丘,一切都美极了!偶尔会跑过一条沙漠蜥蜴,小小的,白白的,眨眼就不见了,只留下一条细小的脚印。虽然这一天有劳累,有酷热,当晚上和衣躺在帐篷里,听着风儿吹过沙丘的呜鸣,看着满天明亮的星辰,确有一种超脱自然的惬意。

    第二天,真正的战斗开始了,凌晨五点起床,收帐篷,整理行装,早餐是白粥和馒头,6点准时向下一个目标开拔了。沙海的雄浑与壮美被大地的炽烤和闷热取代。高耸的沙丘不再美丽,而成了大家的拦路虎。腿绵绵软软的,根本用不上力气,步伐异常沉重起来。高温、暴晒、疲惫,汗水……似乎都成了我要放弃的理由。“不能放弃!坚持!”我告诉自己,过了这个沙丘,就是补给站,我肯定能行的!队友越走越远,我还是掉队了。很多次,载着伤员的救援车从我身边驶过,挑逗着我即将崩溃的神经,看着它开走,我也曾懊恼自己的决定。但心中的信念,队友的呼唤,支撑着我走完了沙漠29公里,晚上10点,营地早已灯火通明,我是最后一个到达的,死后重生般,禁不住泪眼汪汪……

    第三天,身体还未恢复。地势较低,无风,闷热,上午走不多远,就觉得胸闷得很,顾不得暴晒,我摘下了脖套,果然呼吸畅快一点。又坚持走了5公里,路边不断有走不动,瘫坐地上的队友,我也坐下了,60多度的沙子烫的屁股难以坐稳,一会跪,一会坐,但就是起不来了。头越来越疼,恶心,队医一直在给大家打气,非常耐心的鼓励大家走下去,我喝了一支藿香正气水,好像无甚功效。正午的太阳也发了彪,狠狠地跟着大家,云也不知都躲哪去了,滚滚热浪袭来,似乎在嘲笑大家不自量力吧!凭着最后的一点狠劲,我挨到了营地,喝了点水,吃了两片西瓜,就钻到车底的阴凉里去了,我感觉到了频临死亡的状态。

    大家吃过午饭,准备下午开始走的时候,我正喘着粗气躺在地上,胸闷、头晕的利害,我喝了第二支藿香正气水,还是不行。队医给了我两粒速效救心丸,含在舌下,终于能畅快的呼吸了,我知道我的征西路到此为止了。听了领队的建议,我上了救援车,感觉自己达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——忘记了自己,忘记了家人,忘记了工作,忘记了一切,突然觉得好轻松。

    三天两夜的沙漠徒步或许不足以改变什么,但我相信每名队员内心都有所成长。成功的快乐,收获的满足,不在奋斗的终点,而在拼搏的过程,所以,该你走的路,要自己去走,别人无法替代。我给自己上了难忘的一课,人生就此翻开崭新一页,纵使前方困奋难行,毅当砥砺奋进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